印刷知识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郭守敬路498号4号楼5楼

邮编:201203

电话:+86 21 68862071,68862263,68862279

传真:+86 21 68862271

从“太阳杯”看我国标签印刷工艺变迁

来源: | 浏览量:109 | 发布时间:2017-08-29 14:50:03

时光荏苒,从2007年启动到2016年,“太阳杯”亚洲标签大奖已经成功举办了5届,这段时期,恰好是我国标签印刷业从高速扩张逐渐趋于平稳发展的时期,同时也是技术进步、设备引进、工艺创新最活跃的时期,种种变化,特别是印刷方式的演变,从历届“太阳杯”亚洲标签大奖参赛作品的变化上可以略见一斑。

  需要说明几点。

  1.各届的数据统计中均剔除了国外和台湾省的参赛作品,以便更准确地反映我国内地标签印刷业的发展状况。

  2.由于创办“太阳杯”的初衷是架设标签印刷业与终端应用市场之间沟通的桥梁,一方面向终端市场推广标签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产品,另一方面倾听终端品牌商和标签设计界对标签的真实需求和期望,所以前两届“太阳杯”都是从终端应用角度按“医药”“化妆品”“日化”等领域进行分类评审的,故没有对参赛作品的印刷工艺信息进行系统采集。尤其是第一届“太阳杯”,由于报名表没有设“印刷方式”项,仅有51.55%的参赛作品提供了印刷工艺信息。虽然第二届“太阳杯”对参赛作品的印刷加工方式进行了采集,但由于尚未设立印刷奖,没有按规范的印刷类别进行采集,故所采集的信息与后三届不对称。但是,为了完整描述2007~2016年的我国标签印刷行业发展变化情况,我们还是把这些数据分享出来,只是采取了2007~2008年、2009~2010年、2011~2016年这样的时间分段形式。

  3.由于第三届“太阳杯”增设印刷类奖项后,部分仅参加应用类奖项角逐的作品,提供的印刷工艺信息有不完整之处,故第三、四、五届“太阳杯”的统计数据均根据参加印刷类评审的作品所提供的信息来统计。

  2007~2008年:凸印和单张纸胶印唱主角

  在第一届“太阳杯”的参赛作品中,27.71%为凸印产品,28.92%为胶印产品, 33.73%为组合印刷产品(其中4家企业采用了数字印刷),柔印产品占4.22%,其余5.42%为凹印、网印和数字印刷产品,其中数字印刷产品仅占全部参赛作品总数的0.60%,见图1。

 

  若将组合印刷所用的印刷方式拆开,来考察各种印刷方式在参赛作品中的应用占比,可以看到,排在第一位的是凸印,42.17%的参赛作品采用了凸印,35.54%采用了胶印,16.87%采用了网印,15.06%采用了柔印,采用数字印刷的作品占13.25%,还有4.82%采用了凹印(见图2)。另外,无论采用凸印、柔印还是胶印,很多产品的工艺说明中都在刻意强调菲林制版中的工艺调整和质量控制。

 

  由于提供印刷工艺信息的参赛企业多为我国各地标签印刷业中的佼佼者,故上述数据所体现出来的格局应该远远高于当时的总体水平。这组“优良”数据反映出当时行业的以下特点。

  1.计算机直接制版尚未成气候。据科印传媒发布发布的“CTP在中国”调研报告显示,当年我国CTP版的使用率仅有10%,印前分色、菲林制版仍是印刷厂最见功力的环节。

  2.胶印占比较高,而当时这个领域还是单张纸胶印的一统天下,说明手工贴标仍占有较高份额,而且其中有大量的湿胶标签,主要用于食品饮料和酒类产品,服装吊牌也是胶印标签的主要市场之一。

3.柔印在联机组合工艺上的优势已开始得到关注,并在上海正伟、上海国马、增城美祺、星光(苏州)、北京双燕等规模型标签印刷企业得到应用。

  4.数字印刷作为一种独立的印刷方式还很难被接受,主要是与传统印刷相结合,用于电子监管码、防伪查询码等可变信息印刷。不仅全部参赛企业中只有5家企业选送的作品中采用了数字印刷,而且只有一家企业选送了100%采用数字印刷的作品,且是专为“太阳杯”而设计印制的。

  2009~2010年:凸印走强,单张纸胶印唱衰

  在第二届“太阳杯”的参赛作品中,凸印工艺大幅飙升至第一位,57.93%的参赛作品为凸印产品,只有14.97%为胶印产品,柔印产品数量占比上升到10.93%,组合印刷产品下降至11.08%,其余5.09%为凹印、网印和数字印刷产品,其中数字印刷产品的数量占比小幅上升至1.80%,见图3。

  我们仍将组合印刷所用的印刷方式拆开,来考察各种印刷方式在参赛作品中的应用占比(见图4),可以看到,65.57%的参赛作品采用了凸印,17.37%采用了胶印,14.52%采用了柔印,10.03%采用了网印,4.64%采用了凹印,2.84%采用了数字印刷。

 

  笔者认为,与第一届相比,凸印占比的大幅上升,与第一届48.55%的参赛作品没有提供印刷方式有一定的关系,但不能否认,随着终端自动贴标需求的提升和不干胶标签的普及,产能高的轮转凸印在标签市场的占有率在快速提升,无可争议地成为我国标签印刷业最主要、占霸主地位的印刷方式。同样,组合印刷占比大幅下降也与第一届提供印刷方式的企业大多为高端企业有很大关系,应该说,2010年的统计数据更能反映当时的行业现实。

  从2010年的统计数据我们不难看出当时标签行业具有以下特点。

  1.在自动贴标的趋势中,单张纸胶印在标签印刷中所占的份额大幅下滑,为满足市场对胶印的偏爱,间歇式轮转胶印初现端倪,参赛作品中有7.00%采用了间歇式轮转胶印机,设备品牌包括东海/炜冈、岩崎等。但在胶印阵营中,单张纸胶印机仍唱主角,参赛产品数量占比仍高达93.00%。

  2.柔印稳步上升,不仅作品数量占比上升,采用柔印的参赛企业数量也由第一届的13家增至25家,主要分布在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北京,但即使是西南、西北地区也有分布。参赛作品中,柔印的应用占比已逼近胶印,大有成为标签印刷主要工艺之势。

  3. 数字印刷探索中缓慢渗透。第二届采用数字印刷的参赛产品占比虽然由第一届的13.25%降至2.84%,但企业数量却由第一届的5家增至9家。产品数量占比的下降一方面是由于随着大赛影响力的提升,参赛企业数量增加了33.73%,从高端为主发展到中高端全面覆盖;另一方面也与参赛产品基数急剧扩大有关,第二届提供印刷方式的参赛作品数量是第一届的4.2倍。我们看到,这一届已经有了将数字印刷作为独立印刷方式真正产品,提交这类作品的厂家也增至3家,反映出,数字印刷的技术进步与市场拓展在稳步进行。

2011~2016年:借东风,百舸争流

  随着“太阳杯”行业影响力的提升,标签印刷企业希望通过印刷质量评审进行行业交流的呼声越来越高,于是从第三届“太阳杯”开始,大赛增设了印刷类奖项(按凸印、柔印、胶印、凹印、数字印刷、组合印刷分类),并首次推荐获奖作品参加世界标签大奖,并借鉴世界标签大奖的奖项设置办法,在第四届“太阳杯”又按“线条”“线条+加网”“彩色加网”进行了细分,至此,“太阳杯”与世界标签大奖在印刷奖项的设置上完全接轨。

 

  图5、图6、图7分别是第三、四、五届“太阳杯”参加印刷奖项评审的作品所采用的印刷工艺占比情况。从图形的变化中我们很容易看出,第三届凸印仍占绝对优势,之后份额就逐年减少。第四届是组合印刷和胶印在挤占凸印的份额,虽然说组合印刷中也会包含一部分凸印的份额,但是组合印刷只上升了不到9个百分点,而凸印下降了12个百分点,所以总体来看凸印份额还是在下降。到了第五届,则是柔印、数字印刷和凹印在挤占凸印的份额,胶印也有小幅下降。

  参赛作品中凸印占比的持续下降,并不代表着我国标签印刷市场凸印的总量在减少。因为我国标签市场从2011年到2016年仍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市场总量在持续增大。凸印占比下降,究其原因或来自以下几方面:其一,随着竞争加剧,市场对标签印刷企业和标签产品的要求越来越苛刻,单一的印刷方式毕竟难以消除竞争中的盲区,所以配置多种印刷设备、多种印刷方式兼具自然成风;其二,在标签领域,凸印设备最早成熟,随着其他印刷方式工艺技术的逐渐提升,蚕食凸印的份额也是必然;最后还有一点,“太阳杯”是集标签印制质量评优、工艺技术创新评优和市场应用创新评优于一体的竞赛活动,参赛企业自然要选送“新”看点比较多、更能引起终端市场关注的产品参赛,这也是“太阳杯”创办10年来生机勃勃的源泉。

  图5~7反映出最近6年来我国标签印刷业以下几个发展态势。

  1.胶印在变革中坚守

  从第三届到第五届“太阳杯”的统计数据看,胶印市场需求相对稳定,这是由于从工艺技术、配套材料、印刷质量控制到印刷效果的市场认可度,胶印都早已占尽先机,市场需求就是工艺技术创新的导向,所以,针对胶印的变革从未停止。当终端客户纷纷采用自动贴标,单张纸胶印不再胜任、出现颓势时,窄幅轮转胶印机及时补位,但进口设备的高价位阻碍了这种变化,于是国内一些不干胶标签印刷机械制造企业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市场机遇,纷纷推出间歇式轮转胶印机,并以适宜的价位于2009年前后开始在国内标签业掀起一股胶印热。与此同时,无水胶印也在悄然崛起,从第三届起,每届参赛作品中都有体现,但直到本届才真正引起关注。虽然无论是间歇式轮转胶印还是无水胶印都并不是这个时间段才诞生的新技术,但它们都适时接过了单张纸胶印的接力棒,让胶印在标签市场青春常在。

  2.数字印刷在互联网大势中快速崛起

  Drupa 2012展会上,数字印刷带给业界很多震撼;到Labelexpo Europe 2013展会,数字印刷已成为标签印刷业一股势不可挡的“热潮”,其在国内的认可度也随之迅速上升。如果说在此之前数字印刷给人的感觉还只是“春天会来的”,那么现在数字印刷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已经让人感觉到“春风拂面”了。如今我国标签印刷企业考虑的已不是要不要引进标签数字印刷设备,而是引进标签数字印刷设备的契机。

  在今年的第五届“太阳杯”评审过程中,数字印刷作品带给评委很多惊喜,印刷精美度、幅面还有个性化创新方面都有可圈可点的亮点。在全场印制大奖评审环节,数字印刷作品“日本Diane香波促销标签”更是以压倒优势脱颖而出,评委们一致认为,全场印制大奖就是要选出代表未来趋势的优秀标签产品,此枚标签堪当全场大奖的殊荣和引领行业发展的重任。

今年的全场印制大奖能被数字印刷产品摘取,并非只是个别厂家、孤立的产品在印刷质量上有了较大突破,而是整个行业的数字印刷水平和体量都在提升。今年参加印刷奖评审的作品中,有15.95%的作品采用了数字印刷(含传统印刷+数字印刷的混合印刷作品),提交数字印刷作品的企业数占到印刷奖参赛企业总数的22.52%。从地域上看,这些企业主要来自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地区,占91.12%,见图8。其中,尤以珠三角地区提交数字印刷作品的参赛企业在当地参赛企业数量中的占比最高,28.57%的企业提交了数字印刷作品;长三角地区的提交比例接近平均值,22.22%的参赛企业提交了数字印刷作品;环渤海地区略低一些,为20.00%,见图9。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三个经济带数字印刷的应用规模和水平南高北低。

 

  细数第五届“太阳杯”上采用数字印刷技术的标签,我们发现,带动数字印刷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产品溯源和防伪,是基于移动互联的各种用户体验让数字印刷在最近两年得到了突破性发展。从图10我们可以看到,尽管在采用数字印刷的标签中,有64.86%是纯数字印刷,但其中只有44.44%用于彩色连续调图像复制;若将传统印刷+数字印刷产品也涵盖进来,则这个比例只有28.82%。而用作二维码、监管码、视觉码、防伪指纹、查询码、随机彩线等可变信息印刷的作品则高达78.38%。即使是像HP Indigo、爱普生等价值不菲的设备,也主要是用作上述目的。至于数字印刷的另一个专长——小批量复制,在参赛的数字印刷作品中只占15.32%。多元化、小批量不可否认是市场发展的趋势,但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来说,还不是支撑标签数字印刷最健壮的那条腿。

  3.柔印成为新的增长点

  在第五届“太阳杯”出现占比陡增的印刷方式还有柔印,较之前两届均增加了7个百分点。这种态势在我国印机制造企业近些年的研发和市场活动中也有明显反映。这不仅归功于柔印本身从制版、版材、油墨到设备的技术进步,更要归功于国内标签印刷行业的先行者多年来卓有成效的探索和经验积累。

  4.收缩套标方兴未艾

  从第三届到第五届“太阳杯”,凹印产品的数量占比从1.71%到1.82%再到4.45%,也在第五届出现跳跃,全部的贡献均来自收缩套标,这与近年来收缩套标在食品饮料和酒类市场的大行其道密切相关。大面积、360°几乎无死角的品牌和产品形象展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使收缩套标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越来越受到终端品牌商的青睐。

  5.组合印刷任重道远

  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市场前提下,印刷企业必须提升自己的整体实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相对于设备,工艺设计最能体现企业的软实力,而组合印刷则最能体现印刷企业的工艺设计能力,设计得当,各种印刷方式扬长避短、相得益彰,能够赋予标签更精彩、更独特的面貌和性能,也是企业进行软实力竞争、差异化竞争最具空间之处。特别是融合数字印刷之后,更赋予标签无限的创意空间和崭新功能。在前两届“太阳杯”的参赛作品中,组合印刷更多的应用形式是网印+凸印/胶印/柔印,其中网印的功效主要是印刷打底白、颗粒较粗的仿金属蚀刻油墨等,或印刷凸字油墨、涂覆刮刮墨等。随着时间的拉近,更丰富的组合印刷工艺层出不穷,甚至在一枚标签上,各种印刷方式一应俱全。尤其是数字印刷的作用已不再局限于赋码,有了可变底图和局部可变图案的无穷变化,就是二维码也不再单调,第五届“太阳杯”参赛作品中可变信息二维码就多为彩码。

  组合印刷并非都在生产线上连线完成,几台单机配合来实现组合印刷也是目前较常见的,既缓解了企业更新设备的资金窘迫和还贷压力,还可以做到老设备物尽其用。在不断创新不断发展的道路上,方法总比困难多,简单的设备也可以创意无限。

  总之,毋庸置疑,组合印刷未来之路将会更宽广、更绚丽多彩,也更值得期待。

  砥砺前行 携手共赢

  从2007年到2016年,“太阳杯”亚洲标签大奖一路走来,影响渐深渐远,这中间离不开大家的鼎力支持,我们也有幸见证了很多标签印刷企业和相关技术的成长。如果把“太阳杯”比作一艘乘风破浪的帆船,这上面承载了太多标签人的梦想,我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一定会再接再厉,继续提升“太阳杯”亚洲标签大奖的品牌影响力,在世界标签领域为国内企业谋求更多展示机会,为中国标签代言!


聚合标签:

或许您会感兴趣: